何纬仁的艺术评价
更新时间:2019-10-07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纬仁兄戏称是广西“第十闲人”,号“十闲堂主”,至于前面那九位“闲人”姓甚名谁,则语焉不详。我也想象不出那几位广西老兄能比纬仁兄更“闲”:在家里上班,而且那是在美丽的漓江边上、面对着南溪山、穿山和塔山的家;没有领导管,没有登记和打卡,没有与己无关的杂事,甚至没有同事,只要他愿意,一天可以睡24个小时或去西北西南什么别的地方玩上一年两年,不用跟谁请假,当然得有厚厚的money支持着,这不幸是纬仁兄的弱项,所以他只能在西藏流连了一个月,而不是呆在他酷爱的阿里高原终日与藏羚羊为伴。但纬仁兄又是广西最闲不住的人,我更愿意称他是“第十忙人”,虽然比他忙或者和他一样忙的九个人我只能勉强凑一张名单。忙什么呢?画画和写字那就不用说了,那时纬仁兄的日常功课,每天照例是要练的。记得十多年前纬仁兄迷上了王羲之,开口兰亭闭口兰亭看的是兰亭写的是兰亭,三百来字的帖子写了三年,以至仿得乱了真本。那时我以为纬仁兄老了。偏偏练了几年兰亭之后,年至花甲的纬仁兄反而日益的年轻了起来,原来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非但愈来愈黑,而且还公然愈来愈疯长,这比较令我这个愈来愈秃的男人有些酸溜溜的不爽,要知道我比他小了一辈呢!愈来愈年轻的纬仁兄自然也就不写兰亭了,开始忙一些年轻的事儿,比如和年轻的朋友做《被文明遮蔽的24小时》,这个广西最大的行为艺术先是惊动了桂林市民,过于热心的市民赶紧向有关方面报案,差点惹出了一场风波。还好,纬仁兄与朋友吉人天相,一番关于艺术与环保和生活的口干舌燥之后,艺术赢得了胜利,市民和政府的干预行为在无意中成为作品的一部分,纬仁兄的第一个行为艺术顺利完成,并占据了诸如新浪网等媒体几十个MB的版面,过足了一回前卫艺术的瘾,令好多年轻辈汗颜。纬仁兄除了画画写字做前卫艺术外,还养兰花,集奇石,颂佛经,居然还有时间去帮一间全国著名的广告公司做艺术顾问。顾而不问也就算了,但纬仁兄实在是奇思妙想灵光闪现的东东太多,所以创意策划、文案撰写这类小事也常常亲自操刀。看着留着一头贝多芬式长发的纬仁兄终日精力过剩地像上足了发条,有时我真是惊叹造物主怎么就不小心造出了像纬仁兄这种周身艺术精灵又永远年轻的家伙来。纬仁兄的年轻还表现在他的为人上,一般的到了他这种年龄,装道士的、扮和尚的、德高望重的、倚老卖老的、做酸腐儒生相或做酒肉村夫状的,什么样儿都有,就是没有像纬仁兄那样的真率,诚实,本色,随和,对比自己年轻的一辈,甚至对自己的学生,他总是摆出平等的姿态,丝毫没有当下美术江湖中那种动辄端着老大和前辈的架子、心安理得地享受后辈端茶送烟吹牛拍马的待遇的那种令人恶心的陋习。因为这,也使纬仁兄赢得了年轻艺术家们的尊敬。纬仁兄的年轻更集地表现 在他的艺术上,虽然对中国古代诸家名碑名帖名画颇有自得,并且从笔墨上你也绝对可以看得出纬仁兄的深厚传统功力,但纬仁兄就是楞不肯死抱着老祖宗的章法,无论山水花鸟鱼虫人物,他总是要变点形,或拉长或变短,或远离地心引力地斜着或干脆就漂浮在空中。这常常让我回忆起童年时代,那时我有很多的时间在空中飞翔或者漂浮着,不借助任何工具,我采用蹬自行车的动作或像鸟拍打着翅膀(应该是双手),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飞行,轻松而惬意。好多年后,当我在梦中拖着沉重的双腿步履维艰时,我才明白,做飞翔梦是人类童年的专利。纬仁兄的笔墨是老祖宗的笔墨,而心却那样的年轻,有时我甚至怀疑,也许,这年轻是不是已经伤害了他的艺术?

  纬仁兄要出一本新的画册了,这里面有他的山水,有他的花鸟,有他的人物和书法,而且还有他的油画,我以为,具体评论纬仁兄的艺术可能是比较蠢的事儿,书画这种雅事有时候是无法用文字而是靠画者和观者彼此心灵来相通的。纬仁兄的艺术就站在画册里,就像他这个人:真诚、直率、大气、老辣、年轻,富有魅力。无论在“闲人”或“忙人”的圈子里,我想,纬仁兄的艺术自会有他的知音。

  因为纬仁兄自命“第十闲人”,我孤陋寡闻地以为前面真有什么九个闲人。后来纬仁兄告诉我非也,“十闲堂主” 乃效明人华淑, “十闲之数:闲花、闲鸟、闲云、闲山、闲水、闲想、闲书、闲话、闲日、闲身” 、“夫闲,清福也”。呜呼!如果纬仁兄不是远在桂林,我想周末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和纬仁兄对膝而坐,赏清漓山水,品普洱香茗,闻幽兰吐馨,作彻夜长聊。心虽闲,思却长,也当个“第十一闲人”如何?

  何纬仁先生的作品我第一次见,深感到颇具创意。这种以人物不同形态之构成并组合成的画面,具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意境,有较强的现代趣味。因为,何先生较重视自己的传统修养,因此在带有西方意识的组合与构成的具体表现之中,其用的却是带有传统意味的又较自由的笔墨方式,从而使之所支撑的整个画面仍然保持鲜明的中国画的属性与特征。像何先生追求的这类风格,往往会因注重形式美的追求,而淡化对生活的贴近,也会与通常的覌者心理与情感产生一定距离。但是,何先生却凭着画家的才情发现并强化了生活随处存在的而往往容易被忽视的某些构成美的元素。这些元素,通过作者原有已形成的艺术覌念又升华成人们能理解的审美上的情感共鸣。它不同于生活本身,但是它却可能使覌者感到在生活中似曾相识,也许正因为这样,使何先生的追求,存在着较广泛覌者的认可性和成功的可能性。当今也有不少画家有过类似的探索,但何先生无疑是在艺术上追求明晰,在实践中比较成熟的一位。

  中国油画的价值取向应该是多样的,也从来是多样的。其中有西欧的,也有东欧的,有中国的,也有拉丁美洲的……即便在六七十年代那样单调的年代里,我们的油画也照样生存着“民间”层面里像刘海粟、卫天霖、关良、林风眠、倪贻德、吴大羽、吴冠中这样有意思的个人化的价值取向。

  千万不要以为我们的油画只有所谓“主流”或“官方”的叙史定见,以此就把中国的油画完全看成了尾随西方尾随苏俄而毫无自主的从属流向。

  事实上,我倒以为我们在反思、批判尾随西方尾随苏俄价值的时候,就已犯了一种以同样一种单调打压另一种单调的狭隘民粹主义的错误。我们自以为中国了,就由此取得了油画的话语权,就由此有了油画的自主地位。其实,艺术的演进与政治的独立自主不是一回事。它是多样的共荣的一个局面,人们也需求这种局面,在此基础上,才有差异、个性这种东西的合法存在。也就是说多样是一种基础性的价值层面,不论是印象派的,还是巡回画派的,或是现代的后现代的,再或是汉唐气象、明清意境的,只要出自画家真诚、自然、艺术的选择与表现,就统统是中国油画正常生态中的一部分,就应该是与人们的审美发生快乐的一分子。我不以为中国油画多了一个印象派,有了一种苏俄风尚,中国油画就从此折寿就从此矮化了;死抱死守油画正宗理念的人,对当下油画的各自表述及其中一些类似中国符号的另类手法,更是大惊小怪横加指责的,其中最大的一顶帽子恐怕就是“没有油画味”。这与民粹主义的价值理念几乎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反弹。

  中国油画就是在这样一种前瞻后顾、缠脚放脚的折腾中缓慢前行的,自己给自己戴了一个紧箍咒的头套,然后时不时就有人朝你念上一些类似“没有油画味”的咒语,弄得你像犯错误似的不敢大胆地往前走去。

  中国油画真的是到了应该有一个宽容理念的时候了。于此,艺术才会有丰富可言,才会有更多新方法新格调的出现,进而社会才有一个自由、民主的价值基础。

  一通议论下来,无非是看了何纬仁油画对当下有针对性的一些感想,一种肯定和一种欣赏。

  不过,用新的理念推进升级。69077创富心水论坛严格讲,这实在算是他水墨生涯里的一段插科。他也深知自己的本份,从此往后关闭了这扇初开的油画小门。

  然而,2004甲子年,中英澳三国画家、诗人共组“写意漓江”写生活动的队伍游历桂林,戴士和先生一行数人,夜访“十闲堂”,观摩了何纬仁这批不足40件的油画,远观近品,伫足良久后,戴士和先生当即诚邀何纬仁到中央美术学院办展。于是在戴先生的力促下,确定了2006年何纬仁携油画、国画进京的这次展览。

  为给这次画展增色起见,何纬仁再次绷了好多的画布,重新拿起久违数年的油画笔,画了又是近30幅的油画。

  何纬仁的油画总是跟自己的水墨思考、实践相结合的。头一次是这样,这一次也是这样。我相信,

  画画这东西,对于有才气的人来讲,熬年头是一个让年轻人学不来,也望尘莫及的优势。前几年,我在看冯法祀先生晚年写生时所深深感到那种老辣老砺的威力所在,这种特质在刘海粟等好多老先生身上也有。当然何纬仁在画起油画时因了年轮的积熬而产生的那种通透、自信、随意和想坏都画不坏的状态也显而易见,也凸显于他理解到的和而不同的感觉里。他画很犯忌的大花鸟,画废旧工厂,画他熟悉的城乡结合处的山峦砖楼……处处有着他的想象和方法。

  何纬仁实践的和而不同,我以为既是中西通理的民族祖训,也是他笃信的价值和追求方向。


香港挂牌彩图| 香港王中王中特网站| 本港台同步报码室| www.2489999.com| 精准免费平特一肖| www.12555b.com|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 300488抓码王| 管家婆官网| 六豪哥| 7303刘伯温| 香港挂牌之全篇资料|